澳洲华人网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195|回复: 0

Google、Facebook为何成功? 因为没有工会!

[复制链接]

118

主题

155

帖子

31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7
发表于 2018-4-17 11:4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约莫160分钟的采访时间,张忠谋烟斗不离手,认真回答了《天下》事前提出的所有问题。
他说话慢条斯理,但逻辑清晰,而且不回避问题,直言摩尔定律停顿的年限,会在2025年;也坦然分析台积电进入新事业的限制,及未来可能。
谈到台湾近来盛行的劳资纠纷,他还“语出惊人”,从自己早年的德仪经验谈起,认为美国科技业的成功,就是因为没有工会。 以下为专访内容:
问:现在整个科技界都在寻找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机会,除了你之前说过的物联网,被点名的还有增强现实(AR)、虚拟现实(VR)跟人工智能( AI),你怎么看待这些新科技?
:我们最近新发表了四个技术平台,移动装置(mobile)、高效能运算(HPC,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)、汽车电子(automotive)、物联网(IoT)。
HPC包括云端运算、服务器相关产品,刚讲的AR、VR、AI主要归在HPC类别,一部份也在汽车电子、物联网里头。
:那你觉得哪个会对台积电未来的成长贡献最多?
:最近五年恐怕还是移动装置跟高效能运算。 但如果把范围拉到十年,那我想后两个也会起来。 假如是谈后五年,物联网跟汽车电子会超过移动装置。 至于高效能运算是(未来)一定要的,头五年也要,后面五年也要。
:今年七月出版的国际半导体技术发展蓝图(ITRS 2015)表示,摩尔定律的大限将出现在2021年。 接下来,企业将失去继续缩小电晶体的经济诱因。 若干企业预言,半导体将逐渐传统产业化,沦入价格竞争。 你认同这点吗?
:不要讲它是“大限”,好像太戏剧性了。 我现在感觉(摩尔定律停止的时间点)不会是2021年,但我相信会在2020到2029年这十年间发生。 2025年左右。
我同意,半导体业会逐渐传统产业化,可是我觉得传统产业化不一定是沦入价格竞争。
你自己刚刚已经举一个例——28纳米,我们是有各种版本的28纳米制程,而且还有这个3D IC,这个都是在摩尔定律之外的新技术。
:德仪现任执行官谭普顿(Rich Templeton)04年接任执行官,不久,德仪旋即退出手机芯片市场,转战类比IC领域。 现在,他带领德仪市值创下近十多年来的新高,重返荣耀。 面临追兵,为何德仪可以不断变身? 其中哪个部份,最值得台湾科技业学习?
:德仪现在能够复兴,花了二十年的时间,那个总工程师是前任董事长延吉布斯(Tom Engibous,也是台积电独立董事)。 他做了什么事呢? 他把除了半导体以外所有的事业,国防、消费电子啊,统统都卖掉,专注半导体。
后来,谭普顿的确是退出了手机芯片,可是这个策略的背后逻辑,就是专注他们会的东西,这个跟延吉布斯是一样的策略逻辑。
台湾的公司可以学到什么? 我是觉得,专注你的长处,也许是一个lesson。 当然你的长处,所在市场也不能是个正在缩小的市场。 假如市场不缩小,那德仪的这个经验你可以用,但要是市场缩小的话,那就要想别的办法。
:台积电也曾经投资太阳能、LED等新事业,请问未来也有发展晶圆代工以外新事业的打算吗? 未来会考虑像Google、苹果一样,以并购进入新技术领域吗?
:我们暂时没有晶圆代工以外新事业的打算。 这个老实说,我们的专注焦点,我们三十年以来的专注,在所谓的晶圆代工。 这个“专注”使得我们成功,可是也成为我们的一个限制。
我们的人,非常精于这个行业,结果他们要进入别的行业,就要新学。
当初2009年的时候,我认为太阳能跟LED,相当接近我们的晶圆代工业,所以决定投入。 可是结果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,所以我们就退出了。
那你说未来的新事业,我是觉得要雇一批新的人来做,新人新事业比较有可能成功。
但说到并购,我不讲Google跟苹果,我讲别的公司,就以思科为例。 有一阵子思科并购非常厉害,并了很多新事业。 可是我后来问思科执行董事长钱伯斯(John Chambers),你并购那么厉害,你的新事业到底是占你全部营收多少比例? 他跟我说,其实微不足道。
老实说,那英特尔为了要进入移动装置市场,他们也并购了很多小公司,结果也不成功。
但是,并购也可以是为了找新人,那我就也不排除那个可能性。 总之是,我们现在暂时没有并购打算。 假如以后有,可能就是为了找新的人。
:近来劳工“七休一”新制,让“工时”再度成为劳资争议的重点。 台积电几年前就推动“一周上班五十小时”,尽管员工加班受到限制,台积电推出先进制程、扩产的速度反而加速。 为何台积电工时缩短,竞争力反而可以提升?
:这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。 我是从基层工程师做起,至今已六十一年了,我很少在公司每周待上超过五十小时。
有几段时期是有的,最长的时期我记得是三、四个月,就是我刚到德仪的时候。 那段时候,邻居称我为工作狂。 我大概每周在公司七、八十个小时吧。 这是我二十七岁的时候。
可是我全部的工作的六十一年里头,我想我顶多只有二、三十分之一的时间,是每周超过五十小时。 相反地,低于五十小时倒满多的。
至于为什么台积电工时缩短,效果可以提高? Effectiveness(效果)非常重要,比你花多少时间工作重要多了。 有两个英文字,一个是efficiency,一个是effectiveness。 中文分别翻作“效率”跟“效果”,“效果”尤其是重要。
从管理的角度来看,第一,我劝同仁,尤其是比较高阶的主管,我们会开太多,关于怎么开会,我已经讲过好几次,今天不讲了。 台积电中高层的人员,开会时间的确缩短了,会也变少了。 但这只是一个原因。
理论上,你知道有一个所谓知识的金字塔,最低层是资料(data),比较高等的是资讯(information),再高一点是知识(knowledge)。 我们是要提高知识的比例,刚刚讲的effectiveness,就是升级了。
工程师有很多时间,用在collect data(搜集资料),我们要减少这部份的时间。 工程师就要多做分析和持续改善流程,这类高附加价值的工作,因为你假使先知道什么data要collect,你collect data的时间就可以减少。 这个就是knowledge。
第三点,在我们公司里,cycle time(生产周期)很重要,我们有新的制程,都要一次一次试,有点尝试错误(trial and error)的性质,那个过程是可以减少的。 减少尝试错误的次数,那就是先要有点“先见”,不要统统都去试,要先试比较可能成功的东西。
重要的是,每次试验的生产周期要缩短,要快一点。 我们产出一个晶圆的时间往往是好几个月(十六纳米以下),因为我们制程很复杂。 如果cycle time缩短的话,就可以省掉很多时间。
我们就执行这个“夜鹰计划”,让研发工程师三班一轮。 过去很少人愿意去做夜班。 所以我们现在一个办法,就是同一组的人轮班,轮流值夜班。 我们做七纳米就有差不多两千个工程师,所以是可以轮班的。
第四点,尽量用新的大数据分析技术。
:最近台湾劳资关系进入近年罕见的紧张时期。 你在美国、台湾都有管理大型企业的经验,可否分享你的见解?
:劳资纠纷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 美国的科技公司是没有工会的。 Google、亚马逊、Facebook、微软,都没有工会,英特尔跟德仪也没有工会。
我现在要讲一句惊人的话:我认为,他们为什么成功,没有工会是一个大原因!
科技业在美国刚兴起的时候,我其实是套一句前美国国务卿艾奇逊(Dean Acheson)的话“我曾站在历史前沿”(I was present at the creation. 编按:艾奇逊说的是冷战,张忠谋说的是科技业)。 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看清楚,劳资纠纷,是在断送美国的汽车业。
劳资纠纷断送美国汽车业
所以美国的科技业从那个时候下定决心,绝对不要工会。
我70年代在德仪主管全球的半导体。 当时有一个美国国家级的工会组织,要去我们休士顿厂组织工会。 那我自己跑去,跟全体一、两千个员工演讲。 美国的劳工法律是,一定要半数以上的劳工同意,工会才组得成。 过了一、两个月投票,很少劳工赞成,远低于半数。 别的科技公司也有这样的经验,可是结果就是,没有一个科技公司是有工会。 现在都还是如此。
这些科技公司的董事长、执行官绝对会同意我的看法:他们成功的原因之一,就是他们没有工会。 因为一个公司要成功,是大家要全心合力,你有了这个劳资对立,就很不好。 也许对劳工会有一个暂时的好处,升到高一点的工资、低一点的工时,可是长期下来,对劳工不好,对整个社会也是不好。
但是,我必须讲,台湾的情形还是有点不一样,所以我要稍微修正一下刚刚的讲法。 应该说,好的企业,可以要求不要有工会。
延伸阅读:
为什么大家都在做物联网,却只有台积电一家赚钱?
如果连124岁的GE(通用)都在创新、变革,那我们呢?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关于我们:网站内容更精彩!
物联之家(www.iothome.com)一个关注物联网的科技新媒体。我们关注物联网领域的价值发现和趋势,关注该领域的大小公司和大小人物,这里有跟物联网相关的深度观点、测评和剖析。物联网改变世界,我们将参与和忠实的记录改变的过程,见证物联网带给人类的丰硕成果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|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